花朵少年

你好!我是郝景!是郝式挖坑王!

目前的大志是带着数学盖上国旗荣归故里鸟瞰中国!

封面背景是林夙小同志的超棒手写!

幽灵骑士(0)

  • 云吕,短篇0-4。俺手速慢一次打不完x..ooc致歉!!!!

  • 童话向,骑士布x王子蝉x公主云。

  • 少许蝉吕。

  • “吕奉先,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Zero Day.

“吕奉先,我将对你施下最恶毒的咒语!”眼前被黑色巫袍帽遮住面部的女人用老涩嗓音拔高的音量迫使自己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张开眼睛望见的是一片齐眉青草地,上面还滴落着些许晨间的露水。平日熟悉的青草香味此刻在自己嗅起来陌生极了。大脑中仍然有些如同被人刻意将花生酱与牛奶搅和在一起的混沌感,一时间无法辨识那女人口中所喊出的词汇而只能深团起眉头。一股不爽难耐的酸麻感在骨头与皮肤组织间不停的穿梭着。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屈指敲磕太阳穴来使自己恢复辨识度,但是发现自己对身体肢体的控制权早已就已经被面前这女人施下的莲花法阵而全然夺去。

对自己竟会被一个女人弄到这种地步的事实倒抽一口凉气,闭上双眸冷声询问:“你是谁?”

而女人并没有回答自己,只是念着咒语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就继续开始咒语的吟唱。被禁锢的感觉越发使自己不爽起来,咬紧牙关试图用精神抵抗身旁颜色与阵形越来越清晰的咒语。

就像太阳的沉落一般,身上的束缚感一点点的在消失着。脑袋中的混沌感也一点点跟着消去。仿佛到达了某一个时刻,束缚法阵炸裂开来碎成了朵朵浅色的莲花。堪堪借着地面撑起手臂欲要阻止疯狂的女人却发现力气如同万圣节时被贪婪的孩童索要空的糖果篮一般。而女人的咒语也来到了最后的完成时刻——

“我诅咒你,如果不在30天内获得一个人的吻的话就将永远的成为幽灵!到那时就在无尽的忏悔中度过余生吧!”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这句话敲响了自己从小到大从未响起来过的警钟。

一个人的吻?这个臭女人在说什么呢?

“现在!沉睡吧!你将在明天早晨出现第一缕晨光的时候醒来,那时就去索求吻吧!”女人状如戏剧演员一般的抬高手臂自说自话,随之动作而散开朵朵莲花重新在自己身旁落下。

如同潮水般不可抵抗的随意一波一波袭着自己的眼皮,努力撑住眼皮张开嘴唇向女人伸去变得透明的手掌想要质问她为何要这样。

最终质问的话语还是没有说出口,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思绪也如同被按上了开关。

一切归于平静,林间的小鸟开始舒展歌喉唱起晨歌。

自始至终都显得聒噪过头的女人终于开始了沉默不语,她垂首脱去遮掩手指的黑色手套露出拥有稚嫩皮肤的双手,脱去遮住脸颊的黑帽将团成卷掩藏在帽中的齐腰黑发释放出来。她蹲下身伸出食指替男子拨乱了额发以去遮掩额上的莲花印记而后揉搓了自己的大拇指与食指指腹施展了色彩魔法,在人的脸颊上用指尖划上了几根猫胡子。她扬起一抹满含苦涩的笑意收起手指。轻声吐出心语。

“大笨蛋骑士,去找到你真正需要你守护的人吧。”

吕布被施下咒语的第一天,30天倒计时开始。

可怜的骑士啊,赶快去索求到吻以来恢复自己重新获得力量去守护你下誓所要守护的王子吧——。

ps.耶!!!!打完去打艾尔之光了x!!!!!(这个人!!!!)想了想还是改成了短篇x…很抱歉刚才弄错字数区分篇幅了…QWQ去写了大纲然后将设定换成了感觉更有趣的云蝉角色互换x以及更改了一些文章内容.....呜啊我错了!!!!我我我下次写东西之前绝绝对会打大纲的!!!!!!!!!...orzzz

评论(4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