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少年

你好!我是郝景!是郝式挖坑王!

目前的大志是带着数学盖上国旗荣归故里鸟瞰中国!

封面背景是林夙小同志的超棒手写!

将军遇书生*中

  • 赵云X李白√

  • ooc致歉!

  • “将进酒,龙胆枪。”

 

http://flowerboyssss.lofter.com/post/1e67945a_11c1f368 上

 

 

赵云堪堪收回视线时,不觉蜡烛已然烧光半截,浓墨凝在了毛笔尖上。他定定心神刚准备沾墨重新投入到公文中,就听见床榻上一阵翻腾的声音。

声似雪天白地里被草网捕住的野兔挣扎的声响,富有生气的,又带有惊慌失措的。

赵云回头时只见那人翻了个身用腚对着他,那人宝贝极了的烂书被他压在了腰下,书页又被折出了几个角,怕是着了梦魇吧。赵云起身一手拨开包食纸执了块今日军中小兵家里包来的乡井小食,糯米红豆糕,甜的腻人,估计是小丫头们的最爱。

赵云也只勉强秉着不能浪费兵粮的准则咽下了一块,此刻他掰了一点塞进了那书生的嘴里,不合你口味也忍着些吧,他暗想着低头看了看剩余的那块米糕连同沾满糕屑的手指,叹了一口气把这甜玩意塞进嘴里动着牙齿咯咯咀嚼几声就吞进肚里。

皱着眉头舔净指头再将他的宝贝从他身下小心翼翼的扯出来翻好书角放在了枕边,把狐裘大衣给人盖妥当,把他眉间拧起的皱子抹平。

这甜腻糕点能否驱魔安睡赵云并不敢保证,但是这玩意已经成功使他能回味一晚上了。

 

夜风猎猎,月光皎洁,良人在床,公文在手。

赵云险些需要仿照古人凿壁偷光——偷来月光寒酸的批完公务,他抖了抖肩膀脱去外衣,喝了口冷茶驱了驱嘴里残留的甜味,去鞋睡到地铺上盖上薄被褥合上双目。

夜短梦长。

 

赵云做了一个长的出奇、光怪陆离的梦,一群天神地鬼在他的梦里喊打喊杀甚至还捞他去做了哪一方的俘虏。以至于他早上初醒时将帐门口斜站的人儿也当成了鬼神,该不是来人间抓自己回地牢了吧。

赵云眯了双目抿唇拔出腰刀起身轻步接近,却还是被那“鬼神”察觉了,那鬼耳朵忒尖,就像黑夜野鼠的尖耳一般,顶是个牙尖嘴利的货。

那人转身背靠氤氲日光身着褴褛衣衫手执破烂书卷在赵云有些愕然的神色中轻挑眉宇唇角含笑朗声唤了一句,震醒了赵云所有待醒的神经。

“醒了,恩公。”

 

 赵云的心在胸腔里擂着无名但激烈万分的鼓——这天上男仙醒来了。

 

Ps.1   赵云:你怎么又套上了你的书生衣,我不是给你换过了吗?

         李白:这样舒服。等等,这话说的。将军那你肯定把李某看光了,对我负责。

Ps.2  好久不见!!!!大家狗年快乐!!!!!我回来啦!!!!x

开学就是高二下学期了,嘿嘿要努力攻陷学业大魔王,所以很抱歉更新会暂缓...orz

啊啊,感谢你读到这里~我是郝景,一个挖坑王。❤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