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少年

你好!我是郝景!是郝式挖坑王!

目前的大志是带着数学盖上国旗荣归故里鸟瞰中国!

封面背景是林夙小同志的超棒手写!

伟大的郝景选手:

所向披靡,前途无量,大展宏图!

今生若只如初贱①

ooc,上学党片段式缓慢更新连载

高中设定

 

     “吕布,又溜号呢?”      

       一截粉笔头伴随着一句音量不大不小的斥责精准的嘣到了吕布脑袋瓜子上,开了一朵不小的粉笔花。

       “嗯。”

       灭绝数学师父的粉笔功又有长进了,吕布不以为然的哼了个鼻音拧了拧眉毛抬臂挥手随意的掸去粉笔灰淡然的卷了一本崭新的数学书起身打开教室的木门自觉罚站去了。

       灭绝师父又气又笑,无奈得很,这节课他明明在讲月考试卷。

       吕布仰着头靠着班级的课程表看着天空中一朵朵浮云,吐了一口浊气,然后他四下望了望,跟清洁工大叔默契的打了个眼神,最后慢腾腾的从数学书的第18面抽出了一张皱不拉几的试卷。

       上面有着硕大的红色横批“你怎么回事”以及一个鲜嫩欲滴的“38”。

       这次果然是着了那个赵大学霸的魔,居然考了一个这么不吉利的分数。

       吕布看着那些红字嗤之以鼻,随意折了几下试卷又塞回书的18面。

       老天爷怎么这么区别待遇啊,老子跟那个人除了数学智商上似乎比不过,其他可是所有方面都能斗个你死我活的,创新班的偏科大王不甘心的很。

      赵云这次考了年级第18名,惊羡了吕布。

 

     “赵云,你怎么走神了?”

       赵云一手握着水笔,一动不动的盯着讲桌上的那盆绿萝,在数它的叶子。

       才刚数到27,赵云叹口气收回视线端正了坐姿对上数学老师严厉的视线歉意的牵了牵唇角。

       窗户口飘进一缕清风,赵云看了一眼试卷上的“128“有些眼花旋即微不可闻的将视线越过班级的窗户倾于对面的教学楼的某一个方位。

       听说那家伙又创下了创新班数学历史新低。

       呵呵,这争风头不要太猛,也看看风头好坏再说。

       我一直等着有一天你的名字能和我出现在同一张板上呢,吕布同学。

      “阿嚏!”
       吕布一个震天响的喷嚏吓得坐门口边的小同学直哆嗦。

 

将军遇书生*下

  • 赵云X李白√

  • ooc致歉!

  • “将进酒,龙胆枪。”

 

http://flowerboyssss.lofter.com/post/1e67945a_11c1f368 上

http://flowerboyssss.lofter.com/post/1e67945a_124bf47d 中

 

 

那人自称李白,是乱世中一介可怜书生,嗜酒如狂,诗写得颇有几分味道。

此刻,他正穿着赵将军的素色衣裳盘腿仰天大口灌酒与士兵们围着腾腾的篝火插科打挥,嘴里不时的溜出几列华美的火车。

这人与那传闻中的书生惯常模样没有丝毫相似之处,恐怕只在他对月吟诗时才可看出一点文人气质。嗯,癫狂的为诗而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质。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那夜李白手握军营粗糙泥窝酒杯,双眸含笑眼波流转,唇角扬起一抹惑人的弧度,愣是让人以为他是使着青花瓷酒杯悠哉享受着的。赵云辞不去他殷切邀杯,只得也盘腿席地而坐就着悠悠夜风,弯弯月牙,豪迈诗言,破了酒戒。

 

赵云,字子龙,军营外号一杯倒,酒力奇差,没少被士兵们笑话过。今夜怕是被这流浪诗人蛊惑了,于是他便眯缝上双眸,呼吸愈发沉重起来,错过了身旁人玩味的笑容。

 

次日清晨,赵云在一阵头脑嗡鸣中恍然转醒。

他惊讶至极的发现身旁倒躺的不正是那文生?

赵云感觉脑壳隐隐作痛。

昨夜醉酒后的零碎片段浮出脑海。

 

赵云号小蘑菇云爆炸了。

 

正在赵云悔“酒驾”之时,李白睁开双眸慵懒一笑捏着嗓音调侃。“昨夜将军好生威猛,真折煞李某了。”语罢独自笑开弃了那忸怩作态的嗓音商量出声:“将军,你昨夜借酒强取李某净身,往后可得多当担待。”

 

军营中都传言,那嗜酒书生被赵将军给宠坏了。

到处在军营中寻欢作乐,弄得众人鸡飞狗跳哭笑不得,只差没上房揭瓦摇旗起义推翻赵云的统率。

 

但在每个不为人知的夜晚,这书生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这夜,李白情动之时齿衔赵云的薄软耳垂呵气吐了一句:“今朝有人今朝睡,将军你再快一些。”

于是赵云这夜便将这磨人书生的后*庭擦出了*火,让他三日没下了*床。

 

ps1.李白:将军,我还想吃桂花糕。

       赵云:又做噩梦了?

       李白:我梦见你...。

       赵云:梦见我?

       李白:我梦见你说"李白,正面上*我”。

       赵云:桂花糕没了。不过没关系,你今天晚上不会有机会做噩梦的。  

ps2.好久不见!这篇终于完结了!!!!!!我拖了这么久真是十分抱歉.......orz

你好,我是郝景,一个挖坑王。❤

今生若只如初贱

  • ooc,上学党片段式缓慢更新连载

  • 高中设定

 

 

      夏日的微风徐徐吹拂过王者高中,卷起漫天的柳絮。

      吕布关上教室的窗户,视线与对面理科楼出来放风的同级生不期而遇撞到一起。

      他们透过厚实的玻璃,穿过文科楼理科楼之间的花园,四目相对。

      那个同级生眉峰微挑唇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紧接着吕布眉头一皱比出一个直挺挺的中指呼的一声拉上了窗帘。

      妈的,跟对面楼的学霸对视了,我是不是今天周练又得挂了。

      吕布的心脏在胸腔中无规律的跳动,紧紧握着水笔腹语着毫无逻辑的话语掩饰心中的波澜。

      赵云看着紧闭的窗帘抿起唇缓慢的比回一个中指迈腿走进屋里重新刷题。

      他们还未正式相识。

                                      ___________To be  continued

我们好像在哪贱过①

*我放荡不羁的灵魂正在键盘上狂舞着。

*耽美?嗯!

 

纵观天下,历史在更新,时代在变迁,政策在调整。

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大洲的某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名为阿娜达西的国家。

他拥有着同中国相似的国情,相似的传统文化,相似的地理条件,甚至是相似的社会。

雷同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没法一一列举。

只强调一点,它是阿娜达西,并不是中国。

 

阿娜达西,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起码陈安嘉是这样认为的。

 

月末的周五,工薪阶级的人群涌向街边的自动取款机纷纷扬起手中或黄或绿的磁卡提取月工资,嘴里个个嚷嚷着秩序排队,队列靠前的人群脸蛋上浮起一层名为“幸福”的红晕。

仿佛一下回到了解放前的大锅饭时代。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社会上冒出了一种奇怪的经济现象。也许是因为金融信息爆炸,又或者是通货膨胀严重,反正各方专家像是集体洗脑了一般开始向社会倾吐各种专有名词来解释它。

现象究竟是什么,我们按下不表,只关心结果就好。

压力所致,国家制定了信用卡每日限制可使用人数的政策,并且取消虚拟货币使用的一切准行途径,俗话说,就是只能使用现金了。

于是,之前被人们遗忘的带着浓郁庸俗味道的钞票突然间就成了稀有的东西。

 

WTF?More again?

工薪阶级中的一员,程安嘉。

他再次觉得今天取到钱这事悬了,他抬起头咬牙切齿的仰望着几十米开外黑压压人群包围圈中神圣的ATM机。

今天是他第18天排队,陈安嘉恨死开公交放交际舞曲跟跳老年迪斯科一样的大肚司机老刘了,他开车时喜欢可劲的研究如何像蜗牛一样缓慢行驶。

开着宝马的同事很无辜的疑惑:“你可以坐别的公交啊?”

陈安嘉啃着发凉的硬馒头,舔了一口老干妈的瓶盖里面愤慨:“人是公交行业的垄断者!”

然后他愤愤不平解决完午饭再一抹油嘴拒绝了多金又好心同事的帮助。

听说这个开宝马的同事喜欢男人,陈安嘉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么年轻就菊花不保。

 

话题转回来,这么多天来,就算陈安嘉努力的省吃俭用,他的钱包也已经饿了很久,饿的灰头土脸前胸贴后背,无力呻吟或者哽咽。

他自己也是,就差眼珠子冒点绿光直播老铁吃人法拉利大锅铲刷起来满屏666了。

 

他的目光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掠过,急迫的寻找着有重要意义的只言片语。

一滴冷汗凝在他的鼻尖子上。

银行正在网络上直播今日信用卡使用人数的剩余数量,数字在飞速下降。

99..98..97..96...

陈安嘉的心跳速度同这个数字呈反比增长着。

数字依然在像漏气的气球一样跌落,专心致志肩膀抖个不停的的陈安嘉浑然不觉身后接近的危险,那危险一步步接近,一步步,悄无声息的,接近了。

“陈安嘉?”

一个磁性如同电流般的嗓音刺穿了陈安嘉集中起来的所有注意力,他猛地一哆嗦虎躯震颤着回头一看。

 

啊,原来是那个开宝马的同事,他左手拿着花花绿绿一把银行卡,右手拿着一个挺沉的黑麻袋,脸上是打招呼时公式的微笑。

“嘀!”

在陈安嘉凝视着那个黑麻袋的分秒间,今日银行卡限制人数正式告罄。

陈安嘉不可置信的睁大他的大小眼盯着手机屏幕,不死心的按黑屏再重启,然后重复以上步骤十二次。

然而事实如同你打完麻醉躺在手术台上看着的那把刀一般,不是你想不要就不要的。

 

陈安嘉关闭了手机,他突然觉得人生好累,好想重启,回炉重造,他妈的争取离开这个地方。想着想着,他被同样知道消息一哄而散的人群推着挤着差点跌倒,心里的委屈也像打翻的油瓶子,扶不起来了。

 

开宝马的同事看着陈安嘉的眼眶里蹦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突然在人生的二十几年来头一回慌了,虽然面前这个人难过的原因好像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干系。

但这个宝马兄是个难得的好人,他看不得男人泪。

他掂了掂还发着微烫的钱袋子笃定的开口。

 

“陈安嘉,我可以借钱给你,多少都可以。”

                                                                                      

                                                                         ___To Be Continued.

 

 

Ps:俗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然而陈安嘉面对当下阿娜达西这个令人扼腕的经济情况,只想拽着宝马同事的大腿扑朔着大小眼甜甜的问。

“可以不还吗?”

 

Ps2:陈安嘉:就算你给我起名安嘉,在阿娜达西我也没有办法安家立业啊妈!

 

将军遇书生*中

  • 赵云X李白√

  • ooc致歉!

  • “将进酒,龙胆枪。”

 

http://flowerboyssss.lofter.com/post/1e67945a_11c1f368 上

 

 

赵云堪堪收回视线时,不觉蜡烛已然烧光半截,浓墨凝在了毛笔尖上。他定定心神刚准备沾墨重新投入到公文中,就听见床榻上一阵翻腾的声音。

声似雪天白地里被草网捕住的野兔挣扎的声响,富有生气的,又带有惊慌失措的。

赵云回头时只见那人翻了个身用腚对着他,那人宝贝极了的烂书被他压在了腰下,书页又被折出了几个角,怕是着了梦魇吧。赵云起身一手拨开包食纸执了块今日军中小兵家里包来的乡井小食,糯米红豆糕,甜的腻人,估计是小丫头们的最爱。

赵云也只勉强秉着不能浪费兵粮的准则咽下了一块,此刻他掰了一点塞进了那书生的嘴里,不合你口味也忍着些吧,他暗想着低头看了看剩余的那块米糕连同沾满糕屑的手指,叹了一口气把这甜玩意塞进嘴里动着牙齿咯咯咀嚼几声就吞进肚里。

皱着眉头舔净指头再将他的宝贝从他身下小心翼翼的扯出来翻好书角放在了枕边,把狐裘大衣给人盖妥当,把他眉间拧起的皱子抹平。

这甜腻糕点能否驱魔安睡赵云并不敢保证,但是这玩意已经成功使他能回味一晚上了。

 

夜风猎猎,月光皎洁,良人在床,公文在手。

赵云险些需要仿照古人凿壁偷光——偷来月光寒酸的批完公务,他抖了抖肩膀脱去外衣,喝了口冷茶驱了驱嘴里残留的甜味,去鞋睡到地铺上盖上薄被褥合上双目。

夜短梦长。

 

赵云做了一个长的出奇、光怪陆离的梦,一群天神地鬼在他的梦里喊打喊杀甚至还捞他去做了哪一方的俘虏。以至于他早上初醒时将帐门口斜站的人儿也当成了鬼神,该不是来人间抓自己回地牢了吧。

赵云眯了双目抿唇拔出腰刀起身轻步接近,却还是被那“鬼神”察觉了,那鬼耳朵忒尖,就像黑夜野鼠的尖耳一般,顶是个牙尖嘴利的货。

那人转身背靠氤氲日光身着褴褛衣衫手执破烂书卷在赵云有些愕然的神色中轻挑眉宇唇角含笑朗声唤了一句,震醒了赵云所有待醒的神经。

“醒了,恩公。”

 

 赵云的心在胸腔里擂着无名但激烈万分的鼓——这天上男仙醒来了。

 

Ps.1   赵云:你怎么又套上了你的书生衣,我不是给你换过了吗?

         李白:这样舒服。等等,这话说的。将军那你肯定把李某看光了,对我负责。

Ps.2  好久不见!!!!大家狗年快乐!!!!!我回来啦!!!!x

开学就是高二下学期了,嘿嘿要努力攻陷学业大魔王,所以很抱歉更新会暂缓...orz

啊啊,感谢你读到这里~我是郝景,一个挖坑王。❤

发,发一条动态表明存活!!!!!...图片是暑假的冲田总司临摹x原作是金鱼大大的《寻找前世之旅》,最,最近正在努力与学习妹子谈,谈恋爱,有时间绝对会更新的!!!!!!挺胸敬礼

将军遇书生*上

  • 赵云X李白√

  • ooc致歉!

  • “将进酒,龙胆枪。”

     

 

军营里的士兵都晓得赵将军今日打野味结果捡了个昏迷不醒的书生回来,那人头顶上有标志的文人头巾,尽管已经破烂不堪有掉落的势头。

大家一度私下里揣度那衣衫褴褛怀藏书卷的男人准是个穷酸气的,睁开眼睛后定是嘴吐什么“之乎者也”无意之话满天乱飞砸的人头晕目眩。

这也怪不了他们。

毕竟,“穷酸”是当世人们安在文人书生身上的一个泛用形容词。

 

赵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他将这心思暗藏心中不予言说,他怕若那书生一醒就望见周遭一片嘲讽眼神就会再度昏死下去。传言,书生都是很敏感的。

于是,他在今晚解散操练前便与士兵沟通了相关事宜并且多发了些晚食。

 

赵云,字子龙,有号为虎威将军。仁慈之心旺盛,武功高强,为兵所敬。

 

是夜,赵云伏案处理军中文案杂事,烛火在凛冽的夜风中被刮得几乎飘离焰心。赵云摸着被冻得冷麻的鼻头思虑着起身再给帐中仍昏迷不醒的书生加了件狐裘大衣盖上了,这样应该就不会太冷了。赵云抿唇暗想视线却被净脸后的书生面颊给勾住了。这人被自己捡来时,满面脏污,衣袍破烂满是泥泞,怀中所藏书籍也残缺烂页。

他那时险些以为这人已是进过阎王殿了。现在,他双目自然合起,双唇微启,有轻微的呼吸声均匀被吐或呼出。眉宇间皆是一派温顺模样,像是某种草食动物。倒是个良人。

 

这人是生的好看,好似天上男仙下凡,来人间赐下福祉。

 

Ps.赵云将军李白书生的设定,个人是很喜欢这种设定的嘿嘿///

目前是码到了水笔存稿的3\1,所以预计将用三篇文字结束这篇同人,结尾会有微量的肉渣www

感谢你读到这里~我是郝景,一个挖坑王。❤

 

 

弥航之约

√ 楚子航X夏弥,学生时代。

√ ooc致歉!

√ “男神不见不散!”


楚子航喜欢打篮球。


有伴的时候,他就钻进人窝里跟人一起打团体赛。

没伴的时候,他就自己飞跃上篮在球场左右奔驰与自己比赛。


龙的血统使他拥有超出常人的反应能力与爆发力,也使他必须承担超出常人的——寂寞,他待人礼貌,却又保持原则上的距离,沉默的样子冷漠疏离,也许只有他一身名牌给人一点儿人间烟火的味道了。

他更像是没落贵族的儿子,美丽不可一世却又远离现代世界。

有人曾这样评价他,胜似冽风单盛梅。


学校的女生常常在背后红着脸颊去讨论那个人的种种,他今天穿的什么衣服呀,他今天在哪班门口打分时站的更久啦,他今天在哪吃的饭呐。

当然,他喜欢的女生类型是最热门的话题。

而只要有一个女生在场,讨论这个话题时,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邀请那个女孩发言。

因为她最有发言权。


在初中时,那个女生是舞蹈社团社长。

在高中时,那个女生是拉拉队队长。

那些内心神往却又害羞的女孩子经常对那个女孩的经历表示羡慕。


是了,舞蹈社社长与拉拉队队长都与楚子航有过约会。

停停停,楚子航绝不是那种表面高冷内心花心大萝卜的男孩,只是他无法拒绝女孩洋溢到空气中的热情,与主动拉进距离的脚步。


楚子航看似冷漠,实则内心柔软,就像是吃到一块黑巧克力硬外壳咂嘴奶油夹心的糖果,使人回味无穷。

符合了不少女孩子的睡前意*淫对象标准。

他对于奖项是一概不在乎的,似乎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然后便得到了那些。他实在是太招风了,以至于差点成为学校男生的公敌。

好在,他对于女朋友这个事并不在意,所有的男生都因此叹了一口气。

楚子航的光环实在是太大,跟他争夺对象没有丝毫胜算。


下面这一段经历是舞蹈社团社长不曾向别人透露的。

当时楚子航与她在水族馆约会时,她就看着那个穿着白衬衫蔚蓝牛仔裤的干净大男孩一本正经的站在海马前望着她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肚子去给她讲述海马爸爸的育儿职责,她当时就捧腹笑开了花夸他生动形象的展现了楚式博闻强记。

原来男神是个深藏不露的逗比啊~。


他似乎是个缺爱的小孩,即使他全身被名牌武装,每天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回到他奢侈华丽的别墅,即使他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绝不会说出那些表露家人间感情的话语。也依然可以看出他缺少一样东西,名为“父爱”。


他一定不知道,当年那个失魂落魄的雨夜经历还有第三个人知道。

除了楚子航,除了他下落不明的亲生父亲楚天骄。

那个人因此开始关注楚子航,想通过他作为媒介去得到某样东西。


于是那个人便化作了女孩的模样,留着柔软的长发,打着蕾丝蝴蝶结的发绳柳叶眉杏子眼红润嘴唇,背着可爱的双肩包穿着轻飘飘的校服短裙,踩着黑色的小皮鞋。开始了对楚子航的观察。

她是初中时的舞蹈社团社长,她是高中时的拉拉队队长。

但是那个人最喜欢的身份,还是在卡塞尔学院与楚子航,楚师兄,天天嚷嚷"防火防盗防师兄”的大大咧咧迷糊小师妹——夏弥。


夏弥的老手机中仍然保留着几条几年前的旧短信。

“楚男神,周末我们去水族馆玩吧!早上九点XX水族馆门口见!”

“好。”

“不见不散!>O<”

“好。”

“一定要来喔!”

“好。”


                                    ——夏弥记于2010年秋末。



Ps:之前看过一篇楚夏的同人漫画,深受感触,现在都还记得夏弥问耶梦加得当她君临天下后想要什么,想要的或许不是统治世界,或许只是希望和楚子航坐在一起的那个摩天轮再转一圈。;w;

大概一个多月前在朋友的催促下再本子上写了这篇夏弥视角的同人,今天有时间就码了出来...文笔和理解有限,如果读者姥爷你看完这篇烂同人后能有些什么感触的话,就,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了!!!;w;

在更改最后夏弥记录时间的时候去百度了夏弥的背景发现了这样的一句话。

“2011年12月25日圣诞节,楚子航在YAMAL号上与疑似夏弥的人擦肩而过”

很希望..那个就是夏弥哇:www;!!!!!

最后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你读到这里,我是郝景,一个挖坑王。❤

占tag致歉!!
这是《万年老二要翻身!》的手稿……

然而因为种种原因决定改为原创,之前爆肝写多了,所以最近应该没法改完成……。哇哇哇读者姥爷们俺错了!!!!最近在写新坑,欢迎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