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少年

睡觉与吃粮是第一要务…!(●´∇`●)
攻喜你发现一只只在周末出现的北极熊君!…

送你一朵花,希望早晨心情美丽喔。

给分科前班里大学霸答应的画——…现在才画完xxx嘿嘿嘿我我我拖延症犯了…………x他喜欢的初音图被咱丢在学校(…)了于是就临摹了一只裙子吾王!!/////…虽然动漫还没怎么看嘿x…

奶奶家的春天:D

幽灵骑士(1)

云吕,短篇0-4。俺手速慢一次打不完x..ooc致歉!!!!

童话向,骑士布x王子蝉x公主云。

少许蝉吕,朋友般的骑士与王子的关系。吕布第一人称。

“你需要的是来自公主的亲吻,而并非我的。”

The First Day.

“王子,该起床了——”厚实的漆黑色木门被从外面有规律的敲响,木质油漆大床上鼓起的白色被团随着敲门声而小幅度的动了动。貂蝉眯着眼睛在床上翻了个身从被子中把手伸到床头柜摸索着按铃。早晨的空气还是有些清冷的,手臂上残留的被窝温度被充斥房间的冷气不断攫*取。

貂蝉的睡意因此稍微消去了一些,她睁开眼睛用有些迷蒙的视线去望向原先按铃被放置的地方。五指轻轻抓握上按铃后便打了一个哈欠再度闭上眼睛用掌心按响它。门外驻足端详门上精致浮雕的管家听到如往日一般总要停顿一会儿才会响起得铃声稍微皱了皱眉,而后抬脚转身离去在心中暗自碎碎念了往后一定要给王子提醒赖床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貂蝉起身不停的打着小呵欠下床不急着脱*去睡衣而是抬臂推开窗户向外俯瞰一眼一副刚睡醒模样的城市,少有人影在可视到的街上游行走。晨光把建筑物的另一番样子投射在地面上形成一幅美丽的城影画。

现在,它仍属于父王。但未来,它将属于自己。

貂蝉小幅度的勾起一抹微笑,闭眸聆听了窗框上悬挂的风铃随探入窗口的风儿而发出的轻声歌唱。她转身抬臂掀起轻薄睡衣的下摆接着干脆的使其脱离自己的身体,睁开眼睛同时将睡衣随意的扔在床上后屈膝蹲下在床头柜的最上层里抽出一条新的的束*缚胸*部的绷带。她直膝站起身抿起唇角指腹按压在其上的力度缓慢加大,继而重新闭上双眼抬手熟练地将其拉直再一圈又一圈的束*缚在胸*部上。胸*部因为过度挤压而有些沉闷的感觉压抑在胸*口处,貂蝉皱起眉在身后用别针固定着绷带时父王的话语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你要隐瞒住你是女人的真相,来代替我成为下一位皇城的继承者。

为了不暴露性别,你将失去拥有爱人的权利...对不起,蝉儿。但是,这座城堡将属于你。连带着里面所有居民的生活也都将由你来决定。我无法相信其他人...所以我只能拜托你了,貂蝉。带着爸爸的愿望使人们的生活更加幸福吧——爸爸啊,我已经老喽。

这个时代怎么说都得交给年轻人不是嘛?不过,这个年轻人。我只要他是你。

貂蝉自嘲的再一次勾起嘴角启唇无声的反驳。什么怪道理..老爸你就是想要推卸责任吧。她环起双臂躲在窗框后俯视着街上开始东奔西走摆市的商人。将从前的想法推翻。不过...当国王好像挺忙的,还真不可以拥有爱人哈。我得心怀皇城,而不是单独一个人。

突然,一句惊讶中透露着担忧的疑问打断了貂蝉的思绪。貂蝉下意识上抬双臂护住胸*部上的绷带。看清来人后不免有些惊慌失措又羞躁的压低嗓音呵斥他转过身去。

“奉先!转过身去!你没有敲门就进来了。”

自己有些委屈的转过身去,身后的王子明显快速整齐了衣物。而之前埋下的担忧种子已经在自己的心中迅速发芽。貂蝉的胸*口为什么会绑着绷带?他是受伤了吗?为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事情真相而急切的抓握起无力的拳头待人呼唤后急忙转回身向人身边飘去再次询问。“你怎么了?为什么胸*口会缠着绷带?...”貂蝉明显迟疑了一下的举动使自己心生寒意,这种事情难道作为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骑士的我也不可以知道吗?只见他抬手屈指敲磕了自己的胸口而后露出浅浅笑意启唇。“..怎么会受伤?这只是为了装帅罢了。奉先,我可不是那种弱鸡王子喔。话说回来...你该解释一下你是怎么进来的嘛?”自个儿见她触碰自己的胸*口也并未出现吃痛的表情便只好把他的这个理由当了真...毕竟,胸*部这种私密的地方。...

“啊,我是!...”稍微顿了顿而后满怀歉意的向他述说了事情的来由,当然不包括自己有些时候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导致在途中翻了几个大跟头而后路边玩耍的孩子笑话的事情。语毕下撇嘴角用手直接穿过自己的身体演示给他看了,虽然自己很不明白貂蝉为什么一直在很努力的忍住上扬的唇角而装作不可置信的听着。因此有些羞耻的在心中质问自己是不是在述说经过的时候把什么出粮的事情也混乱的夹带了进去。

“为什么那个女巫会对奉先施下魔咒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那个...貂蝉。你能不能..帮我解除这个魔咒。我知道你魔法一直很好的。”

所以我并不担心女巫的诅咒。

“很抱歉,恕我无能。这个魔法...是很高深的禁忌魔法。而且,昨天那个白痴女巫说错了期限,这种魔法起效期限是只有三天的。”

轰隆隆!人生中第二次的晴天霹雳霎时在脑袋中将自己的脑仁震的生疼。

他翻阅着书柜中本被塞得最紧的一本老旧魔法书继续告诉我足以产生顿量绝望的情况。

“并且,这种魔法。只有公主的吻才可以破除。是嘴对嘴的那种喔。”说完他用指尖点了点他自己的唇而后垂眸看着书页继续说。“嗯...我记得今天邻国的公主要前来拜访,据说是一位脾气很好长相也很漂亮的女孩。奉先可以去试试运气噢。因为如果你要去别的国家的话...按你这个状态,没有三天是到不了的。当然,如果你敢刻意抢夺女士的吻的话。我会成为第一个制裁你的人。”他微笑着说出犹如坚决保护女士的绅士一般的话语。

——回忆结束。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虽然貂蝉已经给我了建议....但是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种事情啊!心烦意燥的蹲在城堡入口旁的树干上发出无声的破牢骚。结果自己还是过来蹲公主了...。紧皱眉头在心中不断做着之后可能会遇到的情况并且排除。

“邻国赵云公主前来拜访——!”

门口驻足已久的士兵突然开嗓的喊声差点吓得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然而好像掉下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她来了。

砰砰砰,心跳因为紧张而加速了。

那位在貂蝉口中被称赞过的公主,貂蝉可很少赞美他人过。

砰砰砰砰,马上就要看见她了。

一位踩着银白色高跟鞋的女子从马车中优雅的下到士兵们铺平的红毯上,她有着美丽而又看起来非常柔顺的栗色中卷发,头发卷儿乖顺的垂在肩膀上。头上戴着一冠小巧的银色皇冠,上面镶着的装饰物在太阳下发出点点的闪光。发育良好的胸部顶起了绣着蕾丝边的裙胸,裙腰处打着朵朵白玫瑰装饰遮挡住了她的腰部。白色裙摆显得有些蓬蓬的遮住她的大腿。手臂戴着与长袜相同颜色丝质手套。刘海遮不住她暗蓝色的眼睛。对着士兵表示问候时而翘起的恰到好处的唇角。略微眯起的眼眸透着无限的温柔。

砰砰砰砰砰,王子。我想我可能...恋爱了。

ps....赖床的貂蝉王子好可爱啊,女装的子龙公主也是。(...///)以以以及..貂蝉胸部已经发育完成了!!!所以...胸..胸下垂应该不会很严重吧(.........)还有!!写东西的时候听Yori on ice感觉超棒的/////!!哎嘿x好像和Zero Day的文风有些差别x....?哎哈哈哈哈也许是因为这一周去问了好姬友童话向的小说该怎么写得到答案后的原因吧xxx所以就变成了这种感觉的童话背景故事?xxx

啊还有!!!...Zero Day做了少许的修改!!...那么!!!...下午好!!!!!!唔...?发出去看不到...?呃...尝试在可能会被屏蔽的词语上添加了隔字小天使星号...影响到阅读质量非常抱歉....

嘿嘿xx在学校上晚自习时偷偷糊了一只给自个云吕短篇里设定的王子蝉xx虽虽然感觉更像警花…………以及………………感感觉这种设定的貂蝉好帅啊///////啊不行……想写吕云蝉这一对在警局的故事了/////////

幽灵骑士(0)

  • 云吕,短篇0-4。俺手速慢一次打不完x..ooc致歉!!!!

  • 童话向,骑士布x王子蝉x公主云。

  • 少许蝉吕。

  • “吕奉先,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Zero Day.

“吕奉先,我将对你施下最恶毒的咒语!”眼前被黑色巫袍帽遮住面部的女人用老涩嗓音拔高的音量迫使自己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张开眼睛望见的是一片齐眉青草地,上面还滴落着些许晨间的露水。平日熟悉的青草香味此刻在自己嗅起来陌生极了。大脑中仍然有些如同被人刻意将花生酱与牛奶搅和在一起的混沌感,一时间无法辨识那女人口中所喊出的词汇而只能深团起眉头。一股不爽难耐的酸麻感在骨头与皮肤组织间不停的穿梭着。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屈指敲磕太阳穴来使自己恢复辨识度,但是发现自己对身体肢体的控制权早已就已经被面前这女人施下的莲花法阵而全然夺去。

对自己竟会被一个女人弄到这种地步的事实倒抽一口凉气,闭上双眸冷声询问:“你是谁?”

而女人并没有回答自己,只是念着咒语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就继续开始咒语的吟唱。被禁锢的感觉越发使自己不爽起来,咬紧牙关试图用精神抵抗身旁颜色与阵形越来越清晰的咒语。

就像太阳的沉落一般,身上的束缚感一点点的在消失着。脑袋中的混沌感也一点点跟着消去。仿佛到达了某一个时刻,束缚法阵炸裂开来碎成了朵朵浅色的莲花。堪堪借着地面撑起手臂欲要阻止疯狂的女人却发现力气如同万圣节时被贪婪的孩童索要空的糖果篮一般。而女人的咒语也来到了最后的完成时刻——

“我诅咒你,如果不在30天内获得一个人的吻的话就将永远的成为幽灵!到那时就在无尽的忏悔中度过余生吧!”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这句话敲响了自己从小到大从未响起来过的警钟。

一个人的吻?这个臭女人在说什么呢?

“现在!沉睡吧!你将在明天早晨出现第一缕晨光的时候醒来,那时就去索求吻吧!”女人状如戏剧演员一般的抬高手臂自说自话,随之动作而散开朵朵莲花重新在自己身旁落下。

如同潮水般不可抵抗的随意一波一波袭着自己的眼皮,努力撑住眼皮张开嘴唇向女人伸去变得透明的手掌想要质问她为何要这样。

最终质问的话语还是没有说出口,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思绪也如同被按上了开关。

一切归于平静,林间的小鸟开始舒展歌喉唱起晨歌。

自始至终都显得聒噪过头的女人终于开始了沉默不语,她垂首脱去遮掩手指的黑色手套露出拥有稚嫩皮肤的双手,脱去遮住脸颊的黑帽将团成卷掩藏在帽中的齐腰黑发释放出来。她蹲下身伸出食指替男子拨乱了额发以去遮掩额上的莲花印记而后揉搓了自己的大拇指与食指指腹施展了色彩魔法,在人的脸颊上用指尖划上了几根猫胡子。她扬起一抹满含苦涩的笑意收起手指。轻声吐出心语。

“大笨蛋骑士,去找到你真正需要你守护的人吧。”

吕布被施下咒语的第一天,30天倒计时开始。

可怜的骑士啊,赶快去索求到吻以来恢复自己重新获得力量去守护你下誓所要守护的王子吧——。

ps.耶!!!!打完去打艾尔之光了x!!!!!(这个人!!!!)想了想还是改成了短篇x…很抱歉刚才弄错字数区分篇幅了…QWQ去写了大纲然后将设定换成了感觉更有趣的云蝉角色互换x以及更改了一些文章内容.....呜啊我错了!!!!我我我下次写东西之前绝绝对会打大纲的!!!!!!!!!...orzzz

……为为了尝试发动态刚才看着官图和一个大大的Q版同人糊的一只貂蝉……/////……嘿嘿嘿……厚脸皮的在胸的地方打了标记………///////
各位前辈中午好啊……!ヽ(○´∀`)ノ♪
ps.悄俏的说一声自己吃吕云吕蝉xx